從日本回來也過了四天,到今天才有時間可以寫點東西,這次五天關東之旅,因受颱風影響,碰到兩天下大雨,其中一天雨超大的,從早下到晚幾乎沒停過,導遊說新聞有發佈關東地區暴雨特報,有些地方還有坍方,但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安全的,這次行程安排都在山上,所以拉車時間較長,第一天都在拉車,第五天班機是下午1點,所以也沒安排景點,真正有行程的三天,又碰到兩天大雨,下雨雖然可穿雨衣,但推輪椅還是不方便,行程第三天雨超大,光帶父親下車去上廁所,鞋子就被積水弄濕,鞋子濕就不想下車,行程第三天我和老爸幾乎都待在車上,妹妹看到雨太大也不想下車,所以這次拍的相片很少,有點可惜,天公不做美也没辦法,雖然沒能所有景點都玩到,但老爸一樣很開心,因為他就喜歡熱鬧,有我們姊妹陪在身邊,就算行程中碰到雨天,感覺有點失望,但他也一樣心情很好。

  原本高高興的準備回來,誰知發生狀況,就在回台灣的班機上,才剛起飛就發現父親不對勁,除了不停的打嗝,雙手也不停的顫抖,不只手抖,脚也在抖,妹妹說爸可能沒吃東西,血糖太低,拿了幾片餅乾給爸吃,他的手依然不停的顫抖,後來也發現爸有發燒,於是幫他量體溫,結果顯示腋溫38 °C,有發燒手抖是因為冷,他冷就幫他多蓋條毯子,想說先觀察看看,再決定是否給他吃退燒藥,父親的手仍然在顫抖都没停過,雙手及指甲看起來白白的,摸起來很冰冷,没什麼血色,我持續幫他按摩雙手想讓他溫暖些,雖然顫抖有緩和些,但還是在抖,起飛已過了半小時多,問他想上廁所嗎?老爸點點頭,於是我想扶他起來,這時卻發現老爸無法起身自己站起來,老爸坐走道我坐中間,後來我繞道走到走道,雙手撐住老爸腋下,叫老爸雙手環抱在我脖子上,我想試著抱起他,但說了好多次,感覺老爸雙手不聽使喚,無法做環抱動作,這時我感覺有點慌,後來小妹來幫忙,我們一人站一邊,,將老爸手放在我們肩上,好不容易將老爸從椅子上拉起來,叫老爸移動雙脚,我和妹妹慢慢扶他走到廁所,但老爸的脚也不知怎麼了,連移動也困難,後來三妹也加入幫忙,試著抱著老爸的腿,幫他移,但老爸的脚是僵硬狀態動不了,在飛機上我們三人都有點慌,只想趕快將老爸移到廁所,也怕他尿濕褲子,三人強行將老爸架高,半抱半拖的到廁所,看到父親這狀況也没辦法自己再走過來上廁所,只好幫老爸換紙尿褲,我有隨身攜帶,怕出狀況時可以換,原本希望老爸這五天都穿紙尿褲,但他穿了一天說紙尿褲没濕,第二天就不肯穿了,還說不會出狀況,接連幾天也都安全度過,沒發生我擔心的事,所以也沒強迫他穿,突發狀况不穿不行,老爸當時的狀態實在很糟,就連讓他坐在馬桶蓋上也試了好久,這種狀況我怎麼可能獨自一人幫老爸換尿布,機艙内廁所又窄又小,也無法同時容納多人,也顧不得失禮,只好讓廁所門開著三人一同幫老爸換尿布,好不容易換好,再將老爸移回到座位,妹妹也告知導遊老爸身體出狀況,後來空姊也來幫老爸量體溫,沒想到量到的體溫又更高了,腋温高達39.3C,我第一次覺得心這麼慌,因為離飛機著陸還有兩個鐘頭,這二小時真難熬,體溫高不吃退燒藥也不行,老爸不會吞藥,一般我都先磨成藥粉,加些水調勻,再讓老爸用吸管吸,所以出門也帶會自帶磨藥器備著,拌好藥粉要叫老爸吃藥,吸管放入他嘴裡又發現他不會做吸水的動作,喊他也沒反應,人呈現癡呆狀態,後來跟空姊要湯匙想用餵的,只好一小湯匙一小湯匙將藥水倒入父親口中,大概有一半又從嘴裡流出來,空姊看到老爸這狀態,趕緊拿冰袋來讓我敷,因為腋溫39.3°C很高,老爸出現的一些症狀,讓我直覺想到中風,心裡非常的慌也擔心,空姊也告知已和地面醫生聯絡會在機場待命,顧不得手酸一手一直扶著他額頭上的冰袋,另一隻手又撫摸摸著父親的心臟,他一直打嗝感覺他呼吸也不順,發燒期間父親也有嘔吐,這讓我更擔心,好在又過了一小時,冰袋似乎有起些作用,父親體溫有降些,趕緊再量量看,體溫有降一些到37.8°C,到快要降落到地面時,發現老爸自己在緩慢移動雙手,腿也在動,原先頭低低的姿勢也慢慢的抬起頭,看到父親可自主活動,這才確定父親不是中風,但身體還是明顯感覺很不舒服,飛機著陸後,乘客還沒下機,醫護人員就到機艙來,做了初步檢查,確定心肺功能都還正常,老爸還是無法走動,在機內只好請求輪椅協助,一下飛機就看到壢新醫院的醫護人員,已在登機口待命,做了些檢查建議我們直接就近送醫,或是到長庚掛急診,我們住新竹,當然回新竹就醫方便,於是跟他們說我們想直接到新竹台大掛急診,後來就付了台幣1400元的檢查費用,叫了車直接到新竹台大掛急診,回到台灣心情頓時安心許多,也慶幸是要回家了才發生狀況,而不是在日本出問題,和父親生病相比,在日本碰到兩天的大雨,也不會覺得失望感這麼重,能平安回到台灣就該滿足。

  來到新竹台大做了初步問診,就等候醫生看診,由於是星期天傍晚,急診只看到兩位醫生,但病人不少,我們又等了快1小時才輪到,光聽我敘述醫生也需要抽血驗尿才知身體出了些什麼問題,抽血等結果最快也要1小時,在漫長的等待中爸的抽血報告出來了,黃膽指數很高、肝也有問題,於是醫生再增加胸部x光、電腦斷層掃描,護士幫爸量體溫有發燒,接著量血壓,血壓很低,有高血壓的老爸,量出來的數值居然只有80/50,醫生說血壓太低擔心會引發敗血症,所以要打抗生素治療,還要監測血壓的變化,如果血壓持續偏低,就要加重藥量,星期天的那晚,父親的血壓都呈現在偏低的狀態,在急診室折騰了一晚,最後醫生說肝没問題,是膽囊有結石引發膽道發炎,膽囊也有發炎,要住院治療,本以為星期一就可不用待在急診室,但等侯病房的人很多,護士說一床難求,我們在急診室待了三天才等到病房,在急診室吵雜擁擠的環境中,老爸想要好好休息也難,這三天真難熬,想要好好坐下來陪老爸都難,那要小休息片刻更是不可能,只好和外勞分工,輪流到其他門診的候診室椅子上稍做休息,一樣吵雜只是多了椅子坐而巳,好不容易總算有病房,我也才能拿著平板寫寫東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全站熱搜

Ju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