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初媽覺得背痛,腰經常酸痛到挺不直,有去大醫院神經外科掛門診,照了X光,醫生說後背脊椎靠近腰的地方,有一節骨頭凹陷,診斷是壓迫性骨折,但他不能確定是骨質疏鬆造成,還是癌細胞轉移,所以需要再做電腦斷層掃描,才能確定原因,本來都已安排好電腦斷層掃描的日期,但媽媽就是認為不可能轉移,直接就說她自己是骨質疏鬆,什麼檢查也不肯再做,妹妹只好取消電腦斷層檢查,媽媽一有不舒服,就自己去一般骨科診所看病,沒經過檢查,只聽媽媽口述症狀,醫生會開的藥,大概也就是些止痛、消炎及肌肉鬆弛劑,看一家症狀沒改善,就再換另一家診所,前後換了五、六家診所,感覺背更痛,嚴重到躺下去,就痛到無法自己起身,連妹妹扶她坐起來,也是痛的哇哇叫,但坐一會兒,痛的感覺會少一點,忍著痛還是可以下床走動,那段期間媽媽因為怕痛,所以都坐著睡覺而不敢躺下去,媽媽說有一個月都沒躺平睡覺,都已變得這麼嚴重,還是不肯去大醫院做檢查,於是媽媽再次又換了另一家診所,聽了醫生的建議,在骨頭凹陷的地方打骨水泥,醫生告訴媽媽打完骨水泥,她就會不痛而且可以自由活動,聽到可以不痛,當下就接受醫生的建議,也沒再和妹妹們商量就去打骨水泥,從打骨水泥之後,痛的感覺就更加強烈,一動就痛,痛到只想躺著,再也不願多動,妹妹們都在上班,也只好輪流請假在家照顧媽媽,聽妺妺說,媽媽的狀況越來越糟,看妹妹們又要照顧媽媽又要照顧自己的家庭,實在忙不過來,所以和老公商量,我回台灣照顧媽媽,讓妺妹們可以減輕負擔。

  臨時決定回台灣,加上暑假是旺季,沒事先訂,機票真的不好買,7月初一買到機票就馬上回台,因為先前已訂了9月底回台灣,所以這次就決定8月底前回美國,回來後發現媽媽的狀況真的很糟,4月中回美前媽媽還好好的,我們還到處去享美食,怎麼才過兩個半月,情況就差這麼多,一直勸媽媽要去大醫院檢查,不能再這樣繼續惡化下去,但媽媽還是很堅持不肯去,明明都巳痛到無法忍受,卻還堅持己見,回台前就有告訴妹妹,既然我回來分擔照顧的責任,我在台灣的期間就由我照顧,妳們就可稍做休息。

  回台後看到媽媽被病痛折磨,人也明顯蒼老許多,看了很心疼,妹妹說媽媽因為背痛,幾乎整天都躺在床上,一起身就痛到哇哇叫,怕痛所以更不想起身,因為背痛,舅舅也買了電動床及輪椅要給媽媽用,有時想幫她床後背按高一點,讓她可以坐起來,她也不肯,就是只要平躺,雖然整天都開冷氣,但都躺著沒動,加上有包尿布,還是感覺會悶熱,只好三不五時扶她起身,即使她叫痛也要扶,想說讓她試著做輪椅也好,但坐沒5分鐘就想躺下來,由於都沒下床,加上食慾越來越差,人也漸漸消瘦,感覺手脚肌肉也有萎縮,剛回去的第一星期,將她身體半抱住,她還有辦法脚著地站穩,再慢慢移動,從床邊走到浴室門口,雖然痛的哇哇叫,但還是有走,但到了第二個星期,腳已越來越無力,扶她站起來也都站不穩,脚一直軟下去,只好把她扶抱到輪椅上,再推至浴室門口,媽媽狀況一直惡化,幫她洗澡也越來越吃力,因為連站都站不穩,要從輪椅抱她起來再移至浴室內的椅子上,明顯已超過我的體力所能負荷,抱她進浴室還勉強做的到,但洗好要抱她出來就好難,地上濕媽媽身體也濕濕的,滑滑的感覺兩人隨時都會跌倒,好不容易半抱半拖的,將媽媽帶出浴室,再移至輪椅上,因為用力抱拖行,不只媽媽被我緊抱的很痛苦,連我也腰酸背病,告訴妺妺幫媽洗澡,我已無法獨自完成,需要有多一個人幫忙,媽媽看我這麼辛苦,只說一星期洗2次就好,其他天就用擦澡,後來妹妹來幫忙,媽媽說可不可以不坐輪椅,直接把浴室的椅子(醫療行買的病人洗澡椅,有靠背和把手)放到床邊,讓她坐後,我們再抬椅子進浴室,媽媽說這樣可以減少移動,她也可以減輕痛苦,媽媽要求,於是我和妹妹就試著抬,媽媽原本體重約52公斤,生病後有瘦下去,但至少也還有45公斤以上,從床邊抬到浴室,感覺距離不遠,但我們畢竟是女生,力氣不夠大,兩個人抬也相當吃力,感覺我的背又更加酸痛,因為都是彎著腰在抬,跟媽媽說再這樣下去,到時我也會受傷進醫院,情況都已糟到這樣,問她為何還是不肯就醫?她還是說是骨質疏鬆造成,我說不論是什麼原因造成,總要檢查,醫生才能對症下藥,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,不是一直吃止痛藥就會沒事,越拖只會讓病情更加嚴重,舅舅說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,不能再依媽媽,要強行帶媽媽就醫,於是到大醫院掛門診,媽媽的狀況已沒辦法做計程車去看病,只好我去找醫生,把媽媽的情況都告訴醫生,請醫生安排檢查,到時再請民間救護車,送媽媽到醫院檢查。


全站熱搜

Ju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